主营:云南野生菌的鲜品、速冻品、干品、盐渍及各种野菜、云南特产、野生菌火锅调味品、云南野生菌、昆明野生菌、云南山珍、香格里拉松茸、云南松茸、昆明松茸、云南黑松露、昆明黑松露、云南野生菌火锅、昆明野生菌火锅、云南牛肝菌、昆明牛肝菌、云南野生菌厨师、云南野菜

13759113908

- 批发热线
更多 野生松茸菌、黑松露菌、羊肚菌、牛肝菌等世界名菌
当前所在位置
首页   >
相关知识   >
正文
野生菌常识Practice
相关知识
野生菌做法
牛肝菌的独白 发布时间:2018-04-18 来自:1 阅读:60次

我,学名美味牛肝菌,土名大腿蘑,盛产于辽宁、吉林及云南地区,生长在海拔300——700米的柞树林下。


当雨水浇灌着我盘错在柞树根部的菌丝,头上暖暖的腐殖土因吸饱了水而变得松软起来。在林内昏暗的光线下,我顶着片枯叶探出了身体,不远处有我的兄弟姐妹。他们有的已长大成人,有的正破土张望。雨还在持续,连枯叶都被雨水浸得光滑水润。空气沉闷得没有一丝风,在这样的条件下,最多一周的时间,我就可以完成从出生到繁育出孢子,然后腐烂死亡的生命轮回。这是与虫子吃我的速度竞赛,也是跟赶山人竞赛。


聪明的赶山人总能算好时节,如约般地到山里来采我们。他们不会计较我们是儿童、成年、还是风烛残年的老人,只管往筐里采。起早顶着雨,冒着露,爬过一道道岗梁,钻进昏暗憋闷的树林里,猫着腰、一哧一滑地寻找着我们,哪怕挨虫子咬,被蜂子蜇,仍阻挡不了他们赶山的脚步。即使穿着雨衣,还是全身尽透,不时抹一下脸上的汗雨混合液,从一个岗梁奔向另一个岗梁,寻找采收的喜悦。被赶山人扛回家后,年龄大的、破损的、被虫子咬过的同伴,最先变成菜肴,炖鸡、炖肉、炖辣椒、炖土豆……像我这样体貌端正的,初步清理一下身上的树叶和脚上的泥,等着中间商来收购。

午后,收蘑菇的皮卡车停在小卖店门口。躁热的中间商光着膀子还直淌汗,脸晒得黢黑。边用手扒拉我们,边往嘴里塞馒头“里子有点黄,你看这根,全是泥”然后拿出一副非常不情愿,无可奈何地语气“三舅,这也就是你,换别人我可拿不了,这么样给你3块5吧!”赶山人脸上的褶子堆积的更深刻密积了,连说“行,行,你看着弄吧”就这样在中间商的无奈、挑剔、叹惜声中很快皮卡车就装满了。


离开山林后,我的身体还是不停的老化。我和同伴被倒在白钢操作案上,整个工厂内都充满了我们的体香。有人说那是山林的味道,也有人说我的身上带着坚果的香气。工人已经连上了好几天夜班了,虽然直打哈欠,但修理我们的速度并没减慢。

进来一个穿着一尘不染工作服的年轻人,在车间内转了一圈后停在了清洗槽前。随着他的移动,车间内困倦的空气立刻变得清醒严肃起来。几名工作人员凑到前面汇报工作:明天上午省质监部门会来工厂例行检查;上一柜货的尾款周末到不了账户;新员工的培训预算超支了……他是刚刚出差归来,还没来得及回家就先到工厂来的企业主。此时我已被放置在水槽内洗去我自山间带来的杂质。他凝视着水槽里的我们,眼里滑过一丝疲倦和犹豫,但这个表情很快被犀利干练的眼神掩盖。


夜已经深了,车间内灯光分外明亮,除了机器的轰响声,操作人员都很安静。山林里的同伴还在奋力的成长成熟着,村里的人都已经早早睡下了,因为明天还要起早赶山。一天捡三五十斤蘑菇也是两百多元的收入。中间商正在家里反复按算计器,算计今天又赚的了多少。年轻的企业主人在默默估算着这柜货的成本。算时差,法兰西的商人现在应该边享用下午茶,边看资料判断今年中国牛肝菌的总产量。

洗清完后,我们由一条单向通道被送入了-33℃的屋子里。工人们都穿着棉衣、戴着棉帽,围巾缝中间露出的眼睛四周全是霜。在这间屋里我感受了凌烈刺骨的寒风,很快,随着我身体中心温度达到-23℃时,我便不再感觉冷了,同时停止了老化。这个过程叫做速冻,能最大限度保存食品的形态结构和营养成份,是目前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保鲜方式之一。之后加工车间的工人先用植物学知识判断出我是不是担子菌亚门―牛肝菌科―牛肝菌属―美味牛肝菌


用物理学判断我们的缓化程度,即能切动,又不掉渣并目测我们的外形完整度和伞径大小以判断是否需要切。运用几何知识、概率学和力学找到最佳落刀点以保证把整个蘑菇按2*3cm的规格切好,而且要分出有虫子咬过的部分。力发丹田聚于右掌,手起刀落一气呵成,即不掉渣也没有碎沫。最好练过火云神掌,才能抵住一天八小时手里握着冰水混合物不冻坏,不抽筋。她们中大多已是领退休金奶奶级别的人了,吃着降压药,站在农产品加工行业的第一线。或许操劳惯的她们闲下来,体内细胞一时接受不了,或许是帮着儿女还房贷、车贷,也可能更是想证明自己并没有老。跟我们打交道就没有一个年轻的,我乐不可支地想象着,在不久的将来,50、60后老去,就再没人到山中打扰我们的后代自由生长繁育了。


我作为名贵西餐的一员,在高级厨师精心切片烘焙后,散着我们独有的香气,穿过安静的走廊,伴着醉人的烛光,同香醇的红酒、鲜嫩的牛排、入口即化的鹅肝,呈现在绽着绅士微笑的俊男靓女面前。此时我的身价已是刚下山时的30多倍,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我本身的名贵,而是因为我从山间一路走到餐桌上,灵魂里凝结了太多人的汗水和精力。在刀叉下,我将完成生命最后的历程,用我们特有的苏香刺激着食客们的味蕾,用体内的纤维蠕动他们的胃肠,分解细胞内的各类元素,滋养他们的血液和细胞,同时也吸附置换出了沉积在他们体内各角落的重金属。
客服热线:
13759113908